漂泊於文字中

逢時相會,你情我願。


稱呼都可,我不介意,叫爹也行。


寫肉有特殊癖好。

【剪髮】

樂葉 

►現代paro

張佳樂是個咖啡師。

 

 

一座繁華城市裡頭的咖啡店的老闆之一,但最近不知怎麼得,和他的搭檔,也就是另一個合夥開這店的老闆___孫哲平意見不和,吵到最後,今天張佳樂乾脆得就走出了未開門的店裡,想到街上散散心。

 

 

開店有了三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從他們大一到畢業以來相處的時間卻式比一般人長上好幾倍,張佳樂是同性戀,那是大一一起住到同一間房間得馬上就發現得事實,不過張佳樂對孫哲平完全沒有情愛,只有義氣,與認定得一輩子好兄弟,沒有動過心。

 

 

「可惡,大孫怎麼就這麼死腦筋,難怪我們得店總是第二名」是的,張佳樂與孫哲平開得』』繁花血景』』總營業額總是小輸給某間明明不起眼,卻每天高朋滿座的特色咖啡店

 

 

不是說他們多差,而是那間第一名,每天都會想著不同的新意來招攬客人,發傳單,做表演,從不一樣,反觀繁花血景,靠著電裡倆人一起設計的新潮裝修和咖啡飲品,雖然也有一定的客人喜愛,但他們的行銷策略,講好聽點堅持以往,但說難聽一點就是一成不變,從原本的頂峰百分百的客人,掉落至八十百分比,

 

 

張佳樂已經不只一次和孫哲平吵這個問題了,但每次都沒有一個完善友能解決的辦法。

 

 

「唉…咦?」

 

 

腳步逐漸停下的張佳樂,做在路旁公共得長椅上,漫不經心的四處張望,想要把心中鬱卒的想法給甩掉,才剛抬起頭,就從透過半個玻璃窗,看到了一雙漂亮得手,捉著一絲絲烏黑亮麗的黑髮打理,沒有吸引客人得過炫的手法,有的只是最樸實,最基礎的修剪,但基本當中,卻能讓人目不轉睛,不想移開視線。

 

 

「……」顯然想要看更多的張佳樂打定了心意後,就大步流星的走進對面那間不怎麼引人注目的小店面

 

 

「鈴~」門鈴輕脆的響起,這正提醒著主人,有人到來,店主稍微停下了手上的動作,但間隔幾秒和女客人說生抱歉後,便繼續動作,完全沒有看後頭一眼:

 

 

「歡迎光臨,請在那邊沙發上稍等一下」

 

 

【男人!可是手好漂亮】坐在門旁沒幾步白色沙發上頭,張佳樂呆愣得看著應該是店長的男人,然後視線往下彷彿確認般的一直掃著男人的手,不過幾秒,變收回了視線,顯然是釋然了

 

 

這間店不大,不過卻佈置得異常亂中有序,淡色系又不失溫度的搭配,店裡頭還撥映著好聽的輕音樂,氣氛一整個很令人感到舒適

 

 

【新開的?以前怎麼沒發現這種好店】閉上眼簾,窩在沙發上的張佳樂嘴邊掛起了他也不知道的笑意,慢慢的在音樂洗禮下,一個一米七八得大男人窩在米白色的長型沙發上睡著了

 

 

------------------------

 

 

再次睜開雙眼,淡黃色的燈光和同色系得天花板,鼻尖淡淡的充斥香菸的尼古丁味,不重,卻能讓人清醒。

 

 

「你是來剪頭髮?」坐在椅子上忽然發現張佳樂清醒的黑髮男子嘴裡叼著一根剛點燃的煙,扶著手把問著他,眼神不由得直往張佳樂那頭故意染成粉紅色得半長髮看,表情冷冷淡淡,不過在問的時候有一絲的笑容

 

 

「嗯…我想大概是,請幫我修髮尾」注意到男人的眼神,張佳樂有些靦腆,因為沒打聲招呼就睡著,然後又總不能說沒有就這樣大搖大擺的走人吧?快速為自己找了一個理由的他,拉下髮圈說道

 

 

「那坐這裡,我叫葉修,是這家店的店主」慢慢得從那張舒服靠椅上起來得葉修,簡單的對張佳樂做了自我介紹,就拿著白色的圍巾要求做到他面前的椅子上,嘴巴還叼著菸,雖然有些不禮貌,但看來這就是主人的習慣方式。

 

 

「張佳樂,這附近咖啡店的老闆」

 

 

「呦~是那家萬年第二的?」簡單俐落得將繩子綁好的葉修,輕柔的撫摸著剛放下來的髮絲,潔白的手在粉色的髮絲中交纏,畫面和諧,不過說出來的話卻踩到地雷。

 

 

「是的….」本來微笑得臉,忽然帶點咬牙切只得擠出這句話,這話似乎真得戳傷了張佳樂,臉蛋都變了樣,變成有些猙獰,空氣中瞬間變得有些尷尬,原先得好印象也有了一點剝落。

 

 

「不錯啊,萬年第二總比那些浮游不定的店家好」在空氣凝結的幾秒下發出笑聲,葉修嘴中的煙也輕抖落了幾粒塵埃,在潔白的地板積成一小團的髒汙,鮮豔火花在菸頭的灰燼燃燒著,舌間跳出的話語,猶如手中刀刃下墜落的髮絲宣告般的,

 

 

提點主人,那心跳漏一拍得開始。

 

 

----------FIN-------

或許可能有後續也說不定

天啊,自己打得好文藝#

想寫寫樂葉,不過寫成這樣真是服了自己,

看前面的描述真的被自己逗笑了

我要去還文債了...

评论(3)
热度(23)

© 漂泊於文字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