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於文字中

逢時相會,你情我願。


稱呼都可,我不介意,叫爹也行。


寫肉有特殊癖好。

【互不相讓】

►蘇黎世比賽完有

 

►一篇完結

 

配對:雙葉/微ALL葉

 

►筆力非常不夠,舞的描寫能沒有很好

 

►葉家大豪宅設定

 

►年下

 

►準備好就下收

 

  @月凝瞳_開坑狂魔想剁手 算你點的文?

 

 

 

01

 

「探戈有很多種意思,你們倆個要記好,探戈可不是只有色情的意思。」

 

 

精彩的奪了一個世界冠軍回來的葉修,在葉秋的誘勸下最終還是回到了葉家,到達家中,時分已經是下午五點,應該是要好好慶祝的時間,

 

 

可是時差還沒調過來的葉修,迷迷糊糊的和葉秋說了休息一個小時後,就回房間閉門不見人,明明睡眼惺忪才剛躺下軟綿舒適的枕頭,想要舒服睡個好覺的葉修昏沉的腦中頓時有了淺糊不清的印象,來的迅速,連帶睡意都消失不見。

 

 

記憶中那是一個身穿墨黑色西裝的男人,來歷挺不小的,好像是世界探戈冠軍,什麼舞都會,

 

 

他被葉修的父親請來教他們一些派得上用場的舞,葉修還沒逃家之前,嚴厲又溫柔的老師,九歲舞蹈課時都會手把手教著和與弟弟那艱澀又負有眾多含意的探戈,不過到了十歲男人忽然要他們自己跳起,而且不能倚靠別人。

 

 

歌曲的一小節中的倆拍,一拍,腳步要緩慢,半拍,腳步要急速,這是探戈主要的拍子,其實挺困難的,尤其對於倆個手腳都未長開的人。

 

 

但礙於老師的命令,摸摸鼻子,毫無辦法的倆人只好先取以本來一二三四的簡單好取的節奏,互相交換男女方身份,熟悉稍快節拍後再至快速,直到了兄弟倆15歲都學會了世界五大種探戈,這樣的精神肉體的逼迫才以解脫。

 

 

學習中,倆人在學的時候,年紀稍微較大的葉修總是漫不經心,葉秋總是認真向學,但與跳男女方臉部表情都一樣的葉秋不同的是,葉修在跳男方的舞步時,未長開的臉透露的眼神會變熱情,眼神下,另一方的葉秋那認真的包子臉弄得更加認真,加以增加不想輸的感覺。

 

 

比葉秋就這麼高了五公分的差距,在加上是氣勢更微氣焰的熱情,在跳女方的葉秋跟跳男步的葉修,小小年紀倆人所散發的氣質真如每個職業探戈舞者…

 

 

可是,倆人最終的合影也到那時,剩下的時間,葉修離家了。

 

 

02

 

猛然從沉靜的回憶過神,起身發現時間快要已過一小時的葉修,快速的淋浴清潔洗去身上殘留的菸味,然後匆匆套上葉秋囑咐他要穿上的服裝,趕去樓下的主辦派對的祕密花園。

 

 

待葉修偷偷得趕到,派對已經差不多要開始了,被請來的知名樂團在花園的某一個場地譜出了陣陣悠閒且優美的開場,熱情的主持人也在和其他邀來的職業選手也在一角飲酒吃飯聊天,在場的每個人愣是一個也沒發現葉修來了,不,除了一人。

 

 

「哥!」陪慶賀的客人聊天的葉秋瞥見了終於出現但站在角落不願被人發現的葉修,先是和客人說聲:失禮了,就急忙走到葉修旁邊,神色不是很好看

 

 

「你不上去講些什麼嗎?,爸都幫你們開了這派對」

 

 

「呵,主角給那邊那些人當就好,我有冠軍就足夠了」帶著黑手套的手,從一旁的桌子取了一杯柳橙汁,葉修臉上勾了個滿足但又不失嘲諷的弧度,眼神也透露滿滿的驕傲。

 

 

「不要不領情,爸可是很希望你去好好表現給其他人看,雖然他沒來,但我們總是要幫他做門面,上去秀一下你那只有手速快的鋼琴也好」表情依舊不是很好看,葉秋說出葉修即便在不願意也要出去做些什麼的事實。

 

 

不做,算是壞了葉父的心意和面子,當成眾人笑柄,尤其大家都聽到了離家十多年的大長子回來,場面會多難看,葉秋相信葉修會知道的。

 

 

「呦,膽子大了,敢對親哥哥這麼說話阿」

 

 

「我只是要顧及爸的面子而已,不像某個不孝子」或許是聽到了久違的哥哥式嘲諷,葉秋嘴邊硬撐著的僵硬弧度,最終還是敗陣了,爽朗的笑容如果被認識葉修的人看見一定會嘖嘖稱奇。

 

 

「嘖嘖嘖,把我說的這麼難聽,要炒熱氣氛,不是有更簡單的方法?」遞給葉秋自己手中已經喝了一半的柳橙汁,葉修靠在一旁的柱子神祕的賣關子。

 

 

「混帳哥哥,你別搞什麼花樣阿!」看見與自己根本同張臉得葉修所勾出不安好意的微笑,葉秋語氣充滿著警告味

 

 

「我什麼時候搞花樣了,我這麼友善,好了,你去找倆個會跳探戈的女人,我們來個久違的探戈?」指節分明的手在比自己高的葉秋頭上蹂躪已經被梳得好好的黑髮,葉修慵懶的攤在葉秋身上一點一點把問,所幸倆人的位置很隱密,所以葉修這麼失禮節的動作其實不會有人看到。

 

 

「你現在要我去哪找哪個會跳探戈的女人阿,別摸我的頭啦!」拍掉葉修的手,葉秋手勁不大,只在那雙漂亮的手留下了淡淡的粉紅,但表情略為不爽,眼神明明白白顯露出【你在出難題給我】,手也搭上葉修的腰不重不清的揉捏:

 

 

「多久沒跳了,你行嗎?」

 

 

「唉唉!別吃親哥哥的豆腐阿,笨蛋弟弟,沒舞伴?還不簡單,我們跳雙人的自秀,快,你去跟主持人和樂團說一聲,我先開場」準備了一下,葉修和葉秋都邁開輕輕的步伐離開角落。

 

 

「咳!各位來賓,請讓出舞池,我們得葉家的大長子葉修,要為各位獻上一取舞蹈」在聽取了葉秋的話後,主持人拿起了麥克風說起了話,因音樂停下而跳舞的人們也就讓了出舞池,同樣散落的聚光燈也一一聚集在舞池中央。

 

 

「葉修會跳舞?!真的還假的,我看他跳的舞一定是超級簡單的舞」一身藍西裝的黃少天難得沒說很多話,反到捧著一杯紅酒在喻文州旁嘀嘀咕咕,說出來,在場的職業選手也和是同樣想法,平常懶得出門或動骨頭的他會跳舞?!那簡直比天他下來還不可置信

 

 

「也許他小時後會跳也說不定」高衩的黑色禮服,楚云秀說出了有可能的事情

 

 

「或許喔!!葉神要跳舞呢!!!」一襲俏皮得嫩黃色的小洋裝,活潑開朗的戴妍琦笑咪咪的說道

 

 

「少天,別說了,要開始了」發現黃少天還想說什麼的喻文州,勾著笑容打斷了黃少天想要爆發的言語,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漸漸從暗處走出來的葉修

 

 

在聚光燈的照耀,葉修一襲白色的三件式燕尾服西裝,本來都式駝著打榮耀的背,也在西裝矯正姿勢下,直挺挺站姿的把葉修整個人顯很有精神,白嫩手掌也被黑色的棉質手套給包覆住,脖頸上的鮮紅色領帶讓葉修又多增添了禁慾又曖昧的感覺。

 

 

才看了一下子,葉修開始做起了一件使他們非常驚訝的事情,慢慢的脫下西裝露出裡頭的白馬甲緊包覆的好身材,解開了裡頭黑襯衫的幾顆鈕子,脖上的領帶也搖搖欲墜掛在葉修身上,身下略為寬鬆的西裝褲也和上身產生強烈對比……

 

 

「葉修這是要跳脫衣舞?」王傑希目不轉睛的看著葉修的動作,然後詢問著同樣看的有些入迷的肖時欽

 

 

「我看不是,可能是葉修他不喜歡服裝又或是舞蹈需要,可是沒有舞伴,大概要跳一人舞蹈」嚴謹的聲音回應了王傑希的問題,張新傑臉上的眼睛在眼鏡後出現了幽暗的光澤

 

 

張新傑說完,緊湊的手風琴,小提琴,大提琴,豎琴的聲音也隨之上前,耳熟能響的探戈音樂快速抨擊在眾人的心中

 

 

葉修起好手勢,一個滑身便進入了舞池手裡頭的動作就好似懷中真有一個女人正在陪他跳舞,腳尖在地板滑了幾個圓圈,往前,腳步在滑身的動作間快速替換了好個複雜的姿勢,黑皮鞋上的西裝褲在步伐移動下,擺弄出小腿肚誘人的曲線,

 

 

一腳屈膝,身軀低身,葉修銳利的眼神從下往上看著某一處,挑釁且熱情的一眼讓在場的所有人,順間感道了渾身炎熱,交頭接耳,尤其在葉修的下一個動作,鼻間對空氣蹭了蹭,如同愛人般的呢喃,親暱的磨蹭,手部的擁攬還有襯衫鎖露出的白皙肌膚無不一刺激每個人,

 

 

再猛然拉起,葉修腳並未全部打直,維持著這樣微彎的角度,開始邁開步伐,一下二下停頓,再提起形狀誘人的臀部,腳尖往後,似貓走路樣的滑了好幾腳,手裡的姿勢一高一下,頓一下,一百八十度轉圈,側身,腳跟急速轉動了好幾個地方,較低得手部曖昧的在空氣中收緊!撫摸!高高在上的手則一動也不動微持著虎口微握的姿勢,只跟著身體的動作有了不一樣的角度。

 

 

音樂已過倆分鐘,但在於在場的人葉修這番舞,簡直就像慢動作進行,忽然!一個人影也走進了舞池,稍微比葉修高的身高,但臉是同個模子刻印出來的人­_葉秋

 

 

他脫到和葉修差不多,穿著白襯衫黑馬甲的他,先跳起了與葉修動作不同的樣子,姿勢,腳步,感覺就像另一種東西,但一眼卻可以看得出來,這也是探戈,腳步更為複雜,手與手保持良好的距離,轉身,靠近了葉修,倆人眼神在炙熱的空氣中迅速交纏,分開,

 

 

葉秋一次的一百八十度,大轉圈,緩慢的向前,停下,落後的腳跟抬起,在者維持這樣的姿勢單腳在原處九十度小轉圈,再來滑步,向前,重覆前面的動作,頭部和手部一就安安份份保持同樣的角度,幾個大轉身,微彎的膝蓋跟著音樂抬起,轉身,

 

 

舞池中的倆人,跳著不太同的探戈,周旋整作舞池,白色刺眼的聚光燈也在倆人的舞姿中跟來跟去,勢均力敵感覺非常令人熱血沸騰,

 

 

葉秋和葉修倆人像似早就打好了算盤,在剩下的舞曲時間增加了動作的快慢,眼神的交纏,細微的呼吸直到表演結束,才罷休。

 

 

「握槽,老葉會跳這麼煽情的舞!蘇妹子你知不知道!還有那是誰阿,和老葉長得一模一樣,但倆人跳的感覺好不一樣,真是令人大開眼界!!」爆了一句粗口,方銳有點羨慕的目望葉修旁邊的葉秋,炎熱的視線在葉修那流下淡淡薄汗的鎖骨,流連忘返,甚至連呼吸起伏的動作都能讓他感覺血液直衝腦袋。

 

 

「呵呵,我也不知道,沒想到葉修會跳探戈,方銳你能去找葉修阿,他說不定會教你跳也說不定」對於葉修會跳舞驚訝了一把,蘇沐橙在說完這話後,就和楚云秀、戴妍琦往接受鼓掌的葉修走去

 

 

看了三位妹子這麼做,其他的漢子們也跟著上前去。

 

 

「為什麼跳英式的?我以為你會跳美式或跟我一樣」剛經歷了消耗體力的舞蹈後,葉修打著呵欠,穿回了一旁椅子上,管家一件一件幫他撿起來的西裝,倆人目前又躲回了比較隱密的角落,可是眾人的目光時不時也會撇向這裡,但有了柱子的遮蔽,他們根本看不到倆人在做什麼。

 

 

「總要和你跳不一樣才能耍噱頭,混帳哥哥」餘光描到蘇沐橙他們的接近,葉秋把葉修抵在牆角,然後在那群接近的餓狼面前,狠狠的在葉修汗津津的鎖骨咬了一口,帶著佔有慾的吻在白皙的皮膚印上了紅櫻。

 

 

然後呢?葉秋帶著饞足的笑容看著臉色發黑的漢子們。

 

 最後編輯於2015/6/15

---------FIN---------

探戈這東西好難寫……

自己做虐才想這個梗給自己

世界出名有五大種探戈,葉修跳得是阿根廷式探戈,葉秋是英式。

有錯字歡迎提醒


评论(30)
热度(81)
  1. 羽傾-一隻浪到飛起的汪!漂泊於文字中 转载了此文字

© 漂泊於文字中 | Powered by LOFTER